鞍马长安_鲜衣怒马修身养性

文字观感

“带孩子”与“养宝宝”
如果有人跟我说带孩子,那么我大半会联想到的就是产后身材走形的宝妈,黑框眼镜黑皮筋马尾,宽松薄T恤粘着饭垢和奶渍,油光和怨气敷了满脸。
但是要是说养宝宝,就是一个甜软软的果冻似的omega抱着小被子包着的小果冻,抿着嘴、脸@红红的回味自家alpha的出门吻。
所以,万望荷尔蒙飚高的大小男孩们,在说完万古弥新的“我养你”之后,注意一下后续措辞。



虽然姑娘们也不会信罢了

贪婪

想要狂乱,却没有深刻的痛苦;
想要愤怒,却没有沉静的观复。
多读点书吧。
腹中草莽已经撑不起来气质了,
只剩下佯装的镇定撑着面上那个八风不动的壳子,
壳子一破,四面楚歌,八面漏风,
风声如狼嚎,声声都是贪婪,
是它的贪婪也是我的贪婪。

在这个销售焦虑的时代,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才能让我由內而外的快活
有建议请留言,救救孩子

玄学馆

如果不考虑能做什么,只说想做什么的话
那我想开一家玄学馆
青山半掩,幽谷回音
时有罡风阵阵,搅动酒招猎猎
青石斫成天阶,一百单八之数,直通观星台,台上设浑仪,观星运知人事
稳坐方台之上,持笔给人批命
低眉敛目,故作慈悲之像
若是地方容得下,就再设吉普赛屋
反正殊途同归,祖师爷多有得罪
深紫的天鹅绒帷幕厚重,也厚重不过空气里的异域香氛
水晶球晃晃悠悠,塔罗牌变幻难穷
若是看茶梗,也有印度大吉岭和庐山云雾可供挑选
生长的地方云遮雾罩,消亡的地方也云遮雾罩,如此甚好
临了展张营业性笑脸,问今天刷卡还是现金
鸡鸣狗盗,岂不美哉
有人质疑,也摆摆手不甚在意
笑话,大衍之数五十,其用四十有九,
再怎么折腾也不过是在这一里争一线生机,窥一丝天地
归根到底,还是骄矜到了极致
自信可摆布的旁人五迷三道
凭一张嘴,或是一双眼